多田一じゃない、オンリーワンだ

为什么就没有那种
能把脑洞直接转换成文档的软件呢
(¦3[▓▓]

被土豪请去包场了😳

爽!

兔牙和阿寂真好看(⁄ ⁄•⁄ω⁄•⁄ ⁄)(我就像隔壁拼桌的

あのね〜
有没有那个大神听清了高杉是不是说了句
「俺xxxx事xx不可能xxはない」

我刷第一遍的时候貌似就听到了,但是三刷也没听清_(:3」∠❀)_光顾着乐了……

昨天有事没去成,今天连着两刷,结果连午饭都没吃(扶额

小哥严格按照规则让我抽卡,就把一捆卡扣着捋成一排让我选_(:3」∠❀)_

再次验证了我这个非洲人的运气

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鬼知道戳到老扶她这个小婊子什么G点了。。。

 

日常脑洞小剧场(我的)

 

顺便吃我安利~《这么远,那么近》

和《夜有所梦》一样都是张国荣先生和黄耀明先生的合唱曲,林夕作词

 

 

 

【正文上连接】

 http://nos.netease.com/imglf2/img/MVpHS3ZIa1pJek1Db25BUloxSy9EcVJqelpQd2d3MHpCNHZVSWdDdW1QMlZoSHA0eUJEaCtnPT0.png?imageView&thumbnail=500x0

神特么的敏感词  凸(>皿<)凸

恋しかるべき夜半の月かな【K】

【T】篇的对应篇(然而还没完~可能会有车(?

避❗雷❗预❗警❗
人兽play❓❗(大雾❌
⚠严重OOC⚠
⚠死亡预警⚠其实是活着的……
HE

稻荷神光一 X 巫男刚紫

———————————————————

恋しかるべき夜半の月から【K】

舒服得很难受,令人抓狂,简直要脱离自己的掌控。
往后撤出来一点在缓慢的顶进,窒息一般的快感从连接处一寸一寸的蔓延开来,舌头几度舔过自己的尖牙才忍住没有一口咬住身下人暴露的脖颈。

百余年的思念,似乎只有通过这般疯狂的宣泄才能勉强压制住。

再深入一点,再触碰一点,让他沾染上自己的气味,这样就能占有他……应该是原型的错,护食的犬科动物。

想着想着便愈发不受控,一丝细微的呻吟,是从那人紧咬到扭曲的牙关中漏出来的。
狐狸停了下来,看着他已布满细密汗珠的漂亮脸蛋。

“很疼么?”

一滴泪应声从眼角滑落进发际,巫女颤抖着手想扯过衣襟遮挡裸露的胸口。
“不,您请继续……我,我没事……”声音很轻,像是用尽了全力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俯下身拱开那只阻隔他视线的手,对上那双氤氲的大眼睛,尽量轻柔的将嵌入的部分缓缓抽离出来。
换来他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慰。

“分明就很痛苦,你又骗不得我。”
没等他分辩些什么,先一步凑近舔去了他眼尾的泪痕。想是自己的舌头太过粗糙,尽管已经很温柔,却还是弄痒了这个细皮嫩肉的孩子。
他笑了,笑声很动听,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

“稻荷神大人……”
察觉到自己失仪,瞬间又低下了头,只怯怯的盯着他胸口上的那圈毛。

“真是麻烦……”,身下人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将小脑袋埋得更低。
光一想起来前段时间刚紫拿来了村民供奉的香膏,但就是记不清是摆在正殿还是被他收进库房了。
“果然还是去找找好了。” 强来一定会疼死他的。

狐狸的模样果然不适合找东西,光一幻化成人形在仓库里翻找了好一阵,才在壁橱的一个小匣子里找到了香膏。这是他到这座神社三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进仓库,到处都堆着瓶瓶罐罐和大包小包的东西,远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井井有条。
临走的时候凭借灵敏的嗅觉闻到了门后的纸包里散发出的海腥味,不用想也知道是刚紫时常用来讨自己“欢心”的鱿鱼干。

心情大好,脸上露出难以自持的笑,拿起手里的香膏闻了闻。淡淡的樱花香,应该会是他会喜欢的味道。
也差不多该给这里下场春雨了,就当是犒劳一下纯朴的村民们供奉的善心。

拉开正殿后面的门,悄声踱进来跪坐在巫女背后的卧榻上。拿开他眼尾上落着的被风带进来的花瓣,捻起鬓角处的几缕发丝,眼睛却瞟在他半遮半露的胸口。

“在想什么?刚。”





原来狐狸也会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还是对人类?!
还是个男孩子?!

光一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少年,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蹲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两个腐皮饭团。一个放到他面前,一个塞进了自己嘴里。
“这是我妈妈做的,很好吃的!看你那么小只一定总吃不饱饭吧,我分你一个。”

少年长得眉清目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很清澈,脸蛋儿白白嫩嫩的像是能掐出水,原本就粘粘糊糊的声音因为嘴里塞满了饭团更加含糊了。
只可惜……唉……

「你才小只呢,我就长这么大好么……品种问题……」光一想吐槽他,但又怕自己的声音会吓到这孩子,所以皱皱鼻子低头咬了一小口腐皮饭团。
毕竟三条腿的蛤蟆好找,四条腿的狐仙可不易寻。

饭团的味道的确不错,但是他却没那么多心思放在吃饭上,低头咬一口就立马抬头看他一眼,生怕这个美少年趁自己不注意跑了。
光一只恨自己是个小仙,还不能幻化成人形用手拿着东西。吃饭本就磨磨蹭蹭的他,把饭团整个吃完脖子都酸了。

少年见它好容易吃完了,三口两口就把一个饭团放进了肚子里,擦着嘴角的米粒冲自己露出了个灿烂的微笑。
两颗小虎牙也很可爱……
这孩子仿佛从头到脚就是可爱的聚合物。

光一花了很大定力才克制住没在他伸出手时,躺下把肚皮翻给他摸。

作为神仙还是要有高高在上的尊严的。

他一边龇着牙一边任由少年糊撸他的下巴,这么想着。

“我叫刚,家就住在这个山坡的上面。那你呢,狐狸先生?你是公的对吧。”
光一一爪子拍开正抓着自己尾巴的手,在幼嫩的手腕上挠出了几道红印。

刚捂着被抓伤的手腕,却依旧朝向自己微笑,尽管很勉强。
“对不起嘛,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啊~”

少年的嗓音里夹杂了一丝鼻音,教自己有些后悔和担心,便主动凑过去往他怀里拱了拱。
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

“虽然这么问很失礼,但是狐狸先生有名字吗?如果没有的话,介意我给你取一个吗?”
少年这么问道,又一把将自己抱到他的腿上,一人一狐面面相觑着。

太近了!不行,太近了!

近得连睫毛都能数清楚!
这么细看,这孩子的睫毛真的好长啊……难不成是睫毛成精的?不不不,应该是大福成精了。

光一火红的眼睛跟随少年的手指移动着,他小心翼翼的点在狐狸眉心间那道金黄的绒毛。
差点变成对眼儿。

“金色的像阳光一样,真好看啊~”刚轻声嘟囔道:“光ちゃん?叫你光ちゃん行么?”

光一低低的应了一声。虽然一个狐仙被叫什么「ちゃん」的听起来不大正经,不过看他长的那么可爱的份上,他高兴就好。

从那天之后,刚基本每天都会下山来找自己,每次见面都会带上一小包水果和当天家里的饭。刚很爱看自己吃东西的样子,总会在吃完的时候揉揉它的脑袋然后说“光ちゃん要快点长大啊~”
每次都想反驳自己已经成年不会再长个了,但是看他笑得那么开心,便无所谓了。

光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每次见到那孩子跑过来冲它招手的心情,硬要说的话,就如同夏日里冰镇过的水蜜桃一般。汁水里都洋溢着幸福。

三个月,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刚便没有再来了。
光一在原地等到黄昏,才闭上眼睛心里算着,其实昨晚便算过刚今天不会来了。
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深秋的夜晚很凉,风一刮过树上的叶子都掉了一半,心一并凉了一半。
「悲秋」,光一发觉自己的心越来越像个人了。

抖了抖身上的毛,起身往山上走。视力不好,方向感差,外加天色已晚,仅凭着刚告诉它的模糊记忆,这一路又漫长又狼狈,便更加不愿去想象刚每天是如何拖着一身病下山找它的。

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知道这孩子身体弱的很,尽管外表看起来很健康,但它还是能察觉出大约是熬不到岁末了。
这是自己修炼的第一个能力,也是第一次如此想废掉一身的修为。开始的几天光一告诫自己不能再与他接触了,当断则断的大道理它还是懂的。

然而最终还是爱上这个男孩儿了。

「每天能见到光ちゃん我就能找到加油活下去的动力……」
刚这么说着,笑得很甜,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他的脸颊上,斑斑驳驳的一片和睫毛下的阴影融合在一起。
它怎么会不爱上这个男孩儿。

刚偶尔会提到自己的病,说着怕是活不了多久,父母一定会很悲伤,他不希望有人为他流泪,在他死后如果父母能再生个强健的弟弟或妹妹就好了,然后忘了自己。
光一静静的趴在他怀里,内心挣扎着想要拿什么堵上他的嘴,却任由他抱着抚摸着,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光ちゃん自己要好好吃饭,快点长大才好,这样才不会被别的动物欺负,才不会像我一样身体这么弱……」

刚似乎把自己当成个树洞,相处的越久越发现其实他远不像外表看起来那般弱小,对死亡并没有恐惧,就如同他的名字那般强大。
强大得连自己都不足以保护他。明明是个神仙。

光一从栅栏间的缝隙里钻进去,顺着墙根跳到屋顶上,用嘴拱开了一块瓦片。
刚躺在床上,正在低声安慰蹲坐在床边哭泣的父母。有气无力的连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都露不出来了,却依然在笑。

清晨时分,光一进了屋内,跳上床看着闭着双眼的刚,在他雪白的面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叼过一旁的白被单将他整个包裹住,转身离开了。


从刚走了之后光一便只剩下一件事——没日没夜的修炼。
洞里的其他狐狸说它明明是个狐仙却硬是被人类勾走了魂儿。

光一是个难得的奇才,外加他整日足不出户,足足闭关了二十年终于修成人身,这是一般的狐狸花上百余年都不定能做到的。

“请问您是……”妇人看着眼前这位穿着不知是哪个年代莫名装扮的俊美年轻人,有些尴尬的问道。

“我……这里是刚的家么?我是他昔日的朋友。”光一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是刚的朋友啊~我们刚怎么会有这么俊俏的朋友呢~我这就叫他出来。”

光一呆在原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妇人招手的方向——从屋里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圆圆的大眼睛和肉嘟嘟的脸。

很像,像得他的眼圈都红了……
“哥哥你是谁啊?”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充满孩子的健康与活力,也挺可爱的,就是少了点什么。
“你叫刚么?”光一弯下腰盯着男孩的眼睛。

“对啊,我就是刚,我妈妈说有朋友找我,但是我并不认识哥哥你啊?”这个叫刚的孩子眨着大眼睛,一脸困惑的样子。

很可爱,但就是少点什么。
“抱歉,可能是我认错了吧,毕竟叫刚的人那么多。”
光一变出来一把糖塞到孩子的手心里,当作道歉的礼物。

孩子很欣喜的接过来。“那我要回去陪妹妹玩儿了,哥哥也要快点找到你说的那个‘刚’啊~”

还有个妹妹,和当初他所希望的一样,若是知道必定会很开心的吧。
既然父母都放下或是逃避了刚的存在,他作为一个外人又能说什么。

刚……
我的刚……就被你们这么遗忘掉了?

但他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说呢……




“光一大人,我今天在门外捡到一个孩子。”

“我知道。”

难得能够听到稻荷神的声音,千代也难以掩饰激动之情往前跪坐了一点,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
“那大人,我可以将这个孩子留下来么,这孩子将来必定会报答您的恩情的!”

“你自己安排就好。”

千代连忙叩头谢过,又说到“我给他取名叫「刚紫」,刚强的刚,紫色的紫,但是读作「つよし」。”她激动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哪里成想她们英明神武的稻荷神大人正躲在围帐后面疯狂的抖着腿。

二十年前,刚刚成为稻荷神的光一主动请缨掌管了这片可谓是荒芜的土地,从他来的那时起这里每年都是风调雨顺。所以就算天皇再暴政赋税再高,百姓们也从不担心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自给自足民风自然也纯朴。
周围村民都惦念着稻荷神的好,几乎每天都有人会去神社里供奉参拜,虽然香火并不如大城市里的旺盛,但是光一根本不在乎这些。

要说他唯一在乎的就只是等刚投胎到这里后能不能过上安稳的生活,起码要身体康健,能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再好不过。而等到刚紫进到神社成为巫女,他更是让这里的庄稼年年大丰收。
其他的神明也提醒过他是不是假公济私得有点明显,而他本人也深刻的反省过。

反省的结果就是每家每户当年少产了一两粮食。






“千代临走的时候拜托我,要我务必照顾好你。”男人捻着他脖颈处的碎发,不着痕迹的轻碰了下耳朵。“所以,刚,你愿意么,把心交给我?”
刚紫微微缩了下脖子,小心的清了下嗓子。
“那是自然的,我是您的神使,您是我的稻荷神大人。无论是心还是其他的,刚紫所有都是您的……”

说着深明大义的话语,不自然的声调却透露着他现在是多心惊胆战。挺可爱的,就狐狸这种爱捉弄人的天性来说,他这种反应是相当有趣了,可自己却不忍心再逗他。

“我的意思是,放下我的身份,仅仅作为一个男人,或者……”光一滚了下喉咙,伸手扶到他的肩上,想让他看着自己。
“或者只是个公狐狸……你还愿意爱我么?”

刚紫半推半就的顺着他的力道扭过了身,抬眼便看见月光下映着的那道金色的印记。

这个俊美的男人?
“光ちゃん?!”

他扯过衣服蒙到头上,整个人缩成一团,一时间早年的记忆全都涌进了大脑里。

亲亲蹭蹭,摸来摸去,还看了小小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自己对神明都干了什么事啊?!

虽然我对ABO无感,更不喜欢孩子,但是香菜爱好者不能忍_(:3」∠❀)_
还有啊!!!港真,你要是给我打钱让我怎么写我就怎么写,就这么没节操

玩具にしんさい:

今天早上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些东西。


本来并没有太过关注但是经过一天的发酵之后发现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作为一个总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我对这种看到自认为辣眼睛的东西就开撕的行为真的很无语。或者说还会觉得这种人很是难以理解。


甚至越想越气【给你闲的。


一个人写东西,写出来的终归是他想要写的,里面蕴含的是他的思想。谁都不是圣人,也没有资格拿自己的三观去衡量别人。说白了就是,人家写什么,你根本管不着。而且嫌辣眼睛为什么还要看?就为了辣着眼睛看完了之后来一句好辣啊我要开撕了?然后,舌战群雄一展风采?


就好比在路边看到一坨屎,你一边嫌它臭一边抓起来啃了一口然后对别人说,屎好臭哦,我还吃了一口。


那在你眼里可都是屎了啊你还吃哦。


吃完了你还巴巴说一声。


然后我小伙伴给我举了个例子比我的有文化多了。


你事先又没说不吃香菜,人家给你加了,你一看cnm香菜,就去厨房把人一锅饭全扣人脑袋上了。


爱吃饭放香菜的都吃不着这口饭了。


问你为啥啊你说他给我放了香菜我不高兴谁都别想吃。


对还是这个例子好有人还挺爱吃香菜的。


反正总之,那就是你有病了。


写什么都是个人的意愿,你不想看也别干涉对不对。


还有,这是同人不是真事。


那么多把爱豆写死的怎么不撕去啊?


为什么不去撕俩大男人谁都不可能生孩子?


怎么不去撕画手呢,明明他俩又不长那样?


怎么不说他俩啪啪啪还不存在呢?


想看他俩纯洁美好的感情那就写柏拉图就好了还开什么车?


ooc什么的太破坏我心中他们的形象了通通举报举报我不想看你们谁都别想看。


如果天天纠结这些那为了身体健康少生气也少祸祸其他看文的人,你还是远离同人吧。


文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自己想的,写起来也是写自己想写的。


换句话说如果写文还要畏惧这个,担忧那个,下笔哆哆嗦嗦怕这个撕怕那个骂那还不如就不写了,谁写文也不是为了迁就某些人,大家愿意看喜欢看那就交流交流情感挺好的,不乐意看也没人在你耳边念,点个叉退出去立马还你一个清净。


想起之前24耳朵出了问题也是一堆人说不想有人拿这个病当做梗来写文。但是也一样有人写了,喜欢的也就看了,不喜欢的就出来撕撕撕。


结果是什么?最终这种文不也存在的好好的。


而且说句更容易被骂的话,这可能是24现在还没有痊愈。但是24痊愈之后呢?没准五年后,十年后这个梗用的比过呼吸还顺手。


差不多得了。大家。


同人想到真人那你真是想太多了。


而且没人逼你看,真的。


人咋的写你管着吗。


艾玛槽这半天心里总算舒坦了,唉没准这堆废话还是辣到谁的眼睛了。


最后,枪打出头鸟,这种充满戾气的东西发出来肯定会掉粉会被拉黑🙃嘛无所谓反正也做好这种觉悟了🙃不针对某些人,纯粹就是看不惯一些事情太不痛快了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不过写文的,没有谁是为了别人活着的,自己写舒坦得了,懂你的人自然懂。


啊,爽。

KK住的是套间
babe过来玩儿会住在51那里
佐野住在24那里
……
……
……
所以谁能跟我解释一下
为什么51洗澡开灯会吵到24
_(:3」∠❀)_
你们到底换了几次宿舍啊

ps:我以前忽略了J家很有钱这个出厂设置了,竟然是套间……萨斯噶杰尼斯🙇

滚烫的……emmmmm……
怎么说呢……
算了你们开心就好_(:з」∠)_

港真,看到一篇再好的肉,里面写着滚烫的那啥我都会跳车的……

作为一个KA双担,看着首页一群岚饭在敲锣打鼓的庆祝合唱,我真的……

您激动的心情我当然理解,但是……

无论哪个组合,贵担有事不能出演让别人代打,然后一群人欢天喜地的说这是“梦幻组合”,您是什么感受,更何况是生病住院了

将心比心吧